鬼滅之刃:炭治郎內心的發光小人驅散黑暗,曾令絕望少年重新樂觀

炭治郎原本是生活在深山的普通人家,因鬼舞辻的出現,導致炭治郎家破人亡,唯一存活的妹妹也遭到了鬼化。在鬼滅的世界觀中,被鬼舞辻拆散的家庭數不勝數。畢竟鬼舞辻自視為是高等生物,所以他把自己比作天災一樣的存在,那些未被殺死的倖存者應該心存感激。這就是鬼舞辻的三觀,不能用人類的三觀來衡量他。

鬼滅之刃:炭治郎內心的發光小人驅散黑暗,曾令絕望少年重新樂觀

面對家庭的慘劇,炭治郎保持堅強。踏上獵鬼之路,並發誓要讓妹妹再次成為人類。而如今劇情反轉,炭治郎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鬼,這和內心充滿陽光的炭治郎人設不符。無限列車篇時,一位絕症少年進入了炭治郎的內心世界,試圖摧毀精神之核,這是夢魘的指令。

鬼滅之刃:炭治郎內心的發光小人驅散黑暗,曾令絕望少年重新樂觀

而炭治郎的內心住著很多個發光小人,這些小人有著如同太陽般的光芒,驅散著一切侵蝕炭治郎內心的黑暗。那位絕症少年的生命時日無多,僅有的心情只剩下絕望,因此才會潛入炭治郎的內心世界,試圖換取夢魘賦予的美夢。

鬼滅之刃:炭治郎內心的發光小人驅散黑暗,曾令絕望少年重新樂觀

但發光小人們領著少年去找精神之核,喚醒了少年的良知,可以感受到炭治郎內心溫暖的光芒,甚至產生了想要永久留下的念頭。不過炭治郎主動打破夢境,導致少年被帶回現實。不過在離開前,少年抓到了一個發光小人,與他的身體融為一體。然後那個發光小人住進了少年的內心,令絕望少年重新樂觀。

鬼滅之刃:炭治郎內心的發光小人驅散黑暗,曾令絕望少年重新樂觀

雖然生命即將到盡頭,但樂觀度過最後的時間也不枉此生。至於為何提到發光小人的設定,可以和決戰聯繫在一起。義勇表明炭治郎也在戰鬥,這個戰鬥是指內心世界正邪兩面的對決。既然發光小人可以驅散黑暗,那麼自然會與黑暗面做抗爭,或許這就是炭治郎對鬼殺隊處處放水的原因。

鬼滅之刃:炭治郎內心的發光小人驅散黑暗,曾令絕望少年重新樂觀

不得不說,炭治郎的那些發光小人與本體性格差不多,對於人類始終沒有防備之心。若是精神之核被少年摧毀,那麼炭治郎會因此變成廢人。不過鬼滅中人類的善惡表現較為直觀,無限列車上那些小孩們本質不壞。

鬼滅之刃:炭治郎內心的發光小人驅散黑暗,曾令絕望少年重新樂觀

總結:每個人都有所謂的內心世界,想要窺視別人的內心世界只能通過夢境來實現。炭治郎內心世界有複數的發光小人,作用是驅散黑暗,曾令絕望少年重新樂觀。那名少年有些自私,拿走了炭治郎的一個發光小人,但炭治郎並未生氣。能夠拯救這名少年,對炭治郎而言足夠了。結合決戰表現來看,發光小人為青色彼岸花的出場拖延了時間,避免炭治郎加速黑化。

Facebook網友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